今天是:
天气预报: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网站首页 机构介绍 新闻中心 信息公开 政民互动 网上服务 民族事务 宗教事务 对口援疆
专题活动 政策研究 人事信息 机关建设 资料库
站内搜索
  • 朝觐监督举报电话2666200!朝觐监督举报电话2666200!朝觐监督举报电话2666200!
当前位置: 首页 > 内设机构 > 经济发展处 > 工作交流 > 正文

深刻领会民族团结是我国各族人民生命线的重要性和科学性
来源:新疆民族宗教网  作者:经济发展处 编辑:经济发展处 发表时间:2017-12-29 16:02:32 点击量: 次   字号:
 

李贽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多次强调,民族团结是我国各族人民的生命线。这个科学论断,是新时期党中央站在中华民族千百年历史文化发展传统和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基本原理基础上,重新审视和认真评估民族团结在我国统一多民族国家发展中的地位和价值基础上做出的重大理论创新,是与时俱进地对党和国家以往关于民族团结重要性、科学性思想的升华和推进。

  一、民族团结生命线的重要体现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民族工作会议上强调,要高举各民族大团结的旗帜,坚持绵绵用力、久久为功,把加强民族团结作为战略性、基础性、长远性工作来做。这个论断为我们正确认识和深刻把握民族团结在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中的地位、作用和特征指明了方向。

  ()战略性地位

  民族团结是我国各族人民共同参与和承担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和必要保障条件,这是由社会主义民族关系的性质所决定的,也是我国民族平等的表现和必然结果。

  一方面,强调其是我国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必要保障,即是强调其合乎我国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发展的规律性,体现的是民族团结事业在国家统一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中的工具理性特征。另一方面,强调其是我国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重要组成,即是强调其合乎我国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发展的目的性,体现的是民族团结的价值理性特征。国家统一、民族团结就是我们社会主义事业本身所追求的价值目标。各族人民在同心同德、团结互助,实现共同发展繁荣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过程中,加强了相互间的交往交流交融,形成了谁也离不开谁的关系,增强了中华民族共同体的意识,这些都构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目的性内容,是从我国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价值需求角度对民族团结必要性的把握。

  ()基础性作用

  我国各族人民的大团结,为各民族超越民族差异界限联合起来,建设共同的社会主义事业奠定了坚实的政治和社会基础。习近平在中央民族工作会议上强调,“做好民族工作,最关键的是搞好民族团结,最管用的是争取人心。”

  一是“最关键”,指“民族团结是发展进步的基石”,体现了民族团结工作在国家全局建设中的基础性作用。习近平指出,只有做好民族团结工作,才能保障祖国统一和边疆巩固,才能促进社会和谐稳定发展,才能实现国家长治久安和中华民族繁荣昌盛。历史和现实都表明,国家统一、民族团结,则政通人和、百业兴旺;国家分裂、民族纷争,则丧权辱国、人民遭殃。二是“最管用”则体现了民族团结在党的群众路线实践中的基础性作用。争取人心是最大的政治。民族团结的核心就是在民族工作中要坚持党的群众路线,争取各族群众对党的领导的拥护,对党的国家建设和民族发展的路线、方针、政策的认可。只有把各族群众对自身全面发展繁荣的需求和利益,纳入和体现到我们的民族工作中来,统筹安排,积极实现,才能为民族团结和国家统一奠定坚实的政治和社会基础、群众和人心基础。

  ()长远性特征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民族工作会议上强调,对待民族团结工作要“坚持绵绵用力、久久为功”。这些论断充分体现了党中央对民族团结工作长远性特征的深刻把握,体现了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者在民族团结问题上深邃独到的历史眼光和宽广博大的人民情怀。

  这是由民族问题的长期性决定的。民族发展、消亡要经历一个漫长的历史过程。有民族存在,就有民族差异和民族特点的存在,就离不开民族团结工作。这也是由民族发展的复杂性决定的,在此基础上促进民族团结,就要既反对急躁病,反对超越历史阶段,忽视民族差异,用行政手段强行消灭民族差别的过激行为;又反对消极无为,反对过分强调民族感情和民族特点,甚至人为制造或者固化民族差异。要欢迎和提倡民族间相互亲近,相互学习,大力促进和加强相互的经济文化联系和兄弟情谊。“在社会主义制度下,民族问题基本上是属于人民内部矛盾”。解决好这些人民内部矛盾,就要尊重民族特点差异,缩小民族发展差距,着眼于各族群众民生和发展问题的实际,巩固民族团结的群众基础。同时,在现阶段,民族问题中还存在着一定范围的敌我矛盾。维护祖国统一,反对民族分裂,是一项长期的政治任务。

  二、民族团结生命线符合中国历史文化发展传统

  民族团结事业在我国各族人民共同的政治生活和发展道路上占据和发挥着“生命线”这样重要而关键的地位和作用,这既来源于中国千百年悠久丰富的、和合共生的政治文化和历史传统,更植根于中华各民族交融发展的自然历史过程。

  ()和合共生的政治文化传统奠定民族团结的本土思想基础

  中国在历史上就积累了在政治、文化上实现统一的政治智慧和成功经验,体现在中华先贤们对和合共生、社会团结的政治文化传统的创造、维护和完善上。

  有学者指出,作为观念形态的中华先民的团结思想,根源于原始农业氏族社会的患难与共、重视协作、依赖亲情的固有特性。商朝统治者提出“德”的观念以及“重我民”的政治思想,体现了他们对调和社会关系的重视。周初政治家周公强调礼乐教化,和谐人心的作用。《国语》最早提出“和合”一词,强调“和实生物,同则不继”。以孔子为代表的儒家对礼乐和谐的思想进行了继承和发挥,提出并阐明了人民和睦相处,团结共生的社会政治原则。与儒家同时并称显学的墨家,也对社会的和谐安定给予了高度重视,并提出系统的社会调和理论,“兼相爱”就是人与人之间、国与国之间要无差等地相爱,不分轻重厚薄。道家主张通过简化、淡化社会关系,以制造一种宽松、祥和的治世。法家认为应该让社会的统一和谐一断于法,但也强调法令必须合于民心,还注意到社会和谐的物质前提。这些政治智慧,为历代王朝协调社会关系,增进社会团结提供了取之不尽的“灵丹妙药”,也给后代留下了可贵的思想财富,其中有不少合理的部分,至今仍值得我们在民族团结工作上借鉴或吸收。

  ()农牧互补基础上多元融合的民族过程铸就民族团结的历史纽带

  中华民族的家园坐落在亚洲东部,“西起帕米尔高原,东到太平洋西岸诸岛,北有广漠,东南是海,西南是山”,处于内部结构完整且相对独立的自然地理单元内。中华各民族在这片共生共长的土地上形成了天然的联系。中华大地的地理环境和结构深深地影响着中华各民族的发展格局和相互关系。

  从地理、气候和产业结构角度考察,中华民族多元一体的结构突出地表现为“两部三带”的相互依存和相互补充上。东西两大部,是指面向海洋的湿润的东部和背靠欧亚大陆的干旱的西部,大体可以北起大兴安岭,沿阴山河套,南下陇山山脉、邛崃山脉,终于云南腾冲一线来划分。如以民族分布而论,则东部主要是汉族人口集中分布区和中南、东南、西南农耕民族分布区;西部主要是游牧民主分布区,穿插一些农耕区,除西藏外,大多为汉族与当地民族散居区。南北三带,是指秦岭、淮河、白龙江一线以南为水田农业经济、文化发展带;此线以北至秦长城以南(包括辽东、辽西)为旱地农业经济、文化发展带;秦长城以北为游牧经济、文化发展带。东西两大部和三个经济、文化、民族发展带又可归结为农、牧两大经济和文化类型,经济上互相依存、互相补充,文化上互相影响、互相渗透,客观上促进了中华各民族间形成了不分不离、同生共存的生产生活关系,结成了交融一体、繁荣一体的自在的中华民族实体。这种民族经济间互补关系,也使得各民族在生活中形成了一种相互依存的“谁也离不开谁”的社会关系,正是这种“谁也离不开谁”的关系奠定了中华民族有机团结的经济和社会基础。在此基础上,千百年来中华各民族就在“两部三带”的非平衡发展中,“经过接触、混杂、联接和融合,同时也有分裂和消亡,形成一个你来我去、我来你去、我中有你、你中有我,而又各具个性的多元统一体”。201310月,习近平总书记在给中央民族大学附属中学全校学生的回信中指出,“我国各族人民同呼吸、共命运、心连心的奋斗历程是中华民族强大凝聚力和非凡创造力的重要源泉”。

  三、民族团结生命线具有深厚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基础

  民族团结是各族人民的生命线,适应马克思主义关于民族解放的条件和民族平等团结的纲领理论的要求,体现了马克思主义理论与当代中国社会主义民族工作实践相结合的本质特征。

  ()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在统一多民族国家的实践

  马克思主义关于民族解放的理论是其科学社会主义理论的重要组成部分。马克思、恩格斯把民族解放与阶级解放联系起来,把民族问题纳入社会总问题中来思考,提出了在无产阶级革命运动中要区分压迫民族、被压迫民族,被压迫民族的解放是压迫民族工人阶级解放的前提条件,以及各民族工人阶级国际联合的原则;提出了各国无产阶级不仅要争取民族的“政治解放”(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更要争取民族的“社会解放”(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共产党宣言》提出“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鲜明地表明了马克思主义不分民族和国别的无产阶级联合起来争取共同解放的思想。

  中国共产党是马列主义指导下的无产阶级政党,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先锋队,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先锋队。这样的性质和定位决定了中国共产党肩负着组织和团结中国工人阶级和中华民族的先进力量,完成中国各族群众的政治解放和社会解放,并为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在中国的实现准备各方面的现实条件的历史重任。党在中国团结和领导各族群众推进社会发展的社会实践,既体现在我们党团结各族群众取得新民主主义革命、社会主义革命胜利的历史中,更体现在改革开放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为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开辟的现实保障中。而无论是在我们已经取得还是即将取得的民族、国家和社会的发展成果中,党通过坚强领导把各族群众团结起来,实现中华民族大团结,都是我们唯一可以依靠的、决定我们能否最终取得成功的最有力的武器。新时代,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提出的“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体现了各族群众对民族复兴和美好生活的向往和期盼,也阐明了民族团结新的奋斗方向,实现这个心愿和目标,同样离不开全国各族人民大团结的力量。

  ()民族平等是民族团结的基础和前提

  马克思、恩格斯认为,一切民族都是平等的,不同民族只有社会发展阶段或水平的差异,而没有先天优劣的区别。恩格斯还分析了无产阶级平等观:“平等应当不是表面的,不仅在国家的领域中实行,它还应当是实际的,还应当在社会的、经济的领域中实行。”他们认为,民族平等是各国无产阶级团结合作的基础和前提,而只有消灭民族压迫,才能使各被压迫民族得到真正的解放,从而实现各民族间真正的平等和团结。马克思、恩格斯一贯反对国家的分裂、割据,强调:“只有全民族的联合力量,才能避免分裂的危险。”无产阶级在革命运动中对民族分离或联合的支持标准,要看是否有利于经济和社会发展,是否有利于无产阶级成长和革命运动发展,是否有利于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团结合作。

  中国共产党在领导和团结全国各族人民进行革命和建设的进程中,始终把民族团结生命线的科学性置于民族平等的忠实实践之上,正确把握民族团结与民族平等的相互关系,实现了民族平等与民族团结的良性互动。一是党和国家不仅从公民个体角度重视以法律保障各族个体公民的平等权利,更重视从民族群体角度把“包括政治上的平等权利,发展经济文化的平等权利,语言文字的平等地位。还包括尊重各民族的宗教信仰和风俗习惯等”内容都写进《宪法》、《民族区域自治法》等国家正式的法律法规中。二是党和国家不仅重视各民族各方面权利和地位的法律平等,更重视提升和推进这些民族平等权利和地位在事实上的实现程度。通过党和国家及发达地区对发展落后地区各种形式的对口帮扶,增强发展落后地区各族群众的经济社会发展能力,从而使得各民族政治法律上的平等权利在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各个领域得到充分体现。

  中国共产党正是把民族团结生命线的科学性,置于各族人民为了共同进行革命斗争,消灭民族压迫剥削的制度,为了共同进行建设事业,逐步消除各民族经济文化发展上的落后性,更好地实现各民族的真正平等,共同走向繁荣发展,最终解决民族问题这样的崇高目的之上,才使得我国各民族的大团结,能够经受住各种严峻考验。不论是国际上发生什么样的剧变,还是国内出现什么样的风波,我国各民族都是和睦相处、同舟共济、患难与共的,充分体现了中华民族的强大凝聚力,体现了中国共产党是中国各族人民根本利益和长远利益的真正代表,体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无可比拟的优越性。

  【本文系国家民委民族问题研究 2016年重点项目《习近平同志民族理论政策创新和发展研究》(项目编号:2016-GMA-002的阶段性研究成果。】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主办: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民族事务委员会(宗教事务局)      承办: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民族事务委员会(宗教事务局)办公室
地址: 乌鲁木齐市青年路270号 邮编:830002
 新ICP备08100743 号   网站标识码6500000023   

为了获得更佳浏览效果,请点击下载安装IE8浏览器,本站不再支持IE6浏览器。

新公网安备 65010202000055号